用戶登入
懇請您立即點擊填寫「2017年科技發展觀測平台與電子報滿意度調查」。我們期待提高問卷回收率,請繼續給我們支持與鼓勵,感謝您!
議題資料
RIO Country Report 2015: Israel
2015年研究與創新觀測台(RIO)國家報告:以色列
作者(外文) Abraham Garcia-Torres
出版年 2016/11
出版機構 European Commission
ISBN 978-92-79-57800-7
連結網址 https://bookshop.europa.eu/en/rio-country-report-2015-pbLFNA27865/?CatalogCategoryID=lqgKABstejAAAAEjaoUY4e5K
摘要 此份報告的成果乃基於蒐集並分析各式政策文件、統計數據、評估報告與相關網站等資料而來,其中的質性與量性資料皆可與所有歐盟成員國的報告比較。

2015年以色列的政治焦點為2015年3月17日所舉辦的第二十屆國會大選(the 20th Knesset),以色列總理Netanyahu取得連任並組織新政府。

以色列高等教育委員會(the Council for Higher Education, CHE)認為以色列研究發展與創新(Research, Development and Innovation, RDI)的兩大主幹分別為──其下的規劃與預算委員會(Planning and Budgetary Committee,希伯來文為VATAT),以及經濟部的以色列創新局(Israel Innovation Authority)首席科學家辦公室(Office of the Chief Scientist, OCS),兩者分別負責制定及執行研究與創新政策,並肩負不同任務,傳統上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會合作。然而,愈來愈多計畫是由兩個單位共同發起或是由首席科學家辦公室和財政部發起。

創新體系的主要變革源自於首席科學家辦公室的轉變,其主導了全面性的策略進程以檢視以色列如何因應現實社會的快速變遷。該進程由以色列政府的第2092號政府決議(government decision number 2092)核准通過,目標在於建立以色列創新局並且進一步促進研發(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R&D)活動、培育經濟上的技術創新。這個新單位是財政部與經濟部更密切合作下的產物,期望提供消費者更具彈性的發展環境。

這種情形對於以色列的高科技產業而言可謂相當複雜。一方面2015年資金提升創了歷年新高,然而另一方面,製造業部門的發展卻呈現衰退。綜觀上述趨勢,評估扶植新創企業或是中大型企業,以及兩者之間的利弊得失是以色列制訂創新政策的關鍵,亦為將國家帶向更成熟而整合方向發展的不二法門。

在研發活動的公共投資方面,以色列似乎已從經濟危機中復甦,政府研發經費支出毛額(Government Expenditures in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GERD)以國內生產毛額(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的百分比計算,統計資料顯示政府研發經費支出毛額已從2011年的3.97%提升至2014年的4.09%,研究與創新體系自2008年以來全球金融環境中恢復,該時期的研發經費有相當高比例是源自於企業。

然而,總體政府研發經費支出毛額只與民間研發相關,沒有任何有關於大規模國防研發系統(defense-related R&D system)總支出的非機密性資料。政府從未針對研發支出設定明確目標,而且在未來也不太可能這麼做。以色列是個高度創新的國家,其創新程度甚至比多數歐盟平均研發指標還傑出。不可諱言地,以色列的創新表現使她躋身歐洲「創新領導者」(innovation leaders)行列,只有瑞典、瑞士與芬蘭三國的創新表現比以色列佳。另外,以色列的風險資本(venture capital)取得性在全球僅次美國,位居世界第二,因此確保了各產業小型高度創新企業的良好發展環境。

此外,以色列是個高度知識密集的國家,擁有強大且富有活力的學術部門,在科學與技術教育及研究方面亦有卓越表現。舉例而言,2013年歐盟的每千人口平均出版數量為1.43,但以色列的每千人口平均出版數量卻有2.04。除此之外,以色列出版品在全球前10%的頂尖學術期刊中所占比例有14.44%,相較之下歐盟平均僅有12.35%。此外,以色列2011年至2013年的公私部門合作比例為歐盟平均比例的兩倍,可謂相當大的差距。

鑒於歐洲研究區(European Research Area, ERA)與創新聯盟的目標,此份報告分析了數個面向,政府部門與公家單位已對此推出多項計畫,總體而言發現以色列正逐漸朝向這些目標邁進。

由於以色列研究、發展與創新體系正面臨三項主要的結構性挑戰,為了找尋系統性的解決方案,以色列政策協調的程度正逐步增加,而此三項主要的結構性挑戰分述如下:

一、重振以色列大專院校的研究能量:儘管學生人數增加,但礙於2000年至2010年以色列大專院校的經費呈現停滯,因此使文獻計量(bibliometric)方面的分數下滑。

二、過度依賴資訊與通訊科技產業(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ICT):運算與通訊科技產業始終是以色列經濟發展的主流,然而資訊與通訊科技產業爆炸性成長的時期已經過去,政策制定者藉由許多方法嘗試尋找經濟成長的新動能。

三、風險資本(Venture Capital)的狀態:以色列風險資本投資的報酬與美國相差無幾,使得以色列並未具有絕對優勢。

以色列的創新管理在開放的政策制定過程方面傳統上並無固定的優先事項,首席科學家辦公室所公布的優先事項分別為─開創產業的新經費來源、協助新創企業成長為成熟企業、促進傳統產業與公共部門在高科技產業部門的整合,以及確認以色列創新系統所面臨的系統性挑戰。
摘要撰稿 林晏平
語文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