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入
懇請您立即點擊填寫「2017年科技發展觀測平台與電子報滿意度調查」。我們期待提高問卷回收率,請繼續給我們支持與鼓勵,感謝您!
議題資料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The 2017 Revision: Key Findings and Advance Tables
世界人口展望:2017年修正版:主要發現與進展表
出版年 2017/06
出版機構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 (DESA), UN
連結網址 https://esa.un.org/unpd/wpp/Publications/Files/WPP2017_KeyFindings.pdf
摘要 一、簡述
人口發展趨勢是影響持續發展的成敗,並對2030永續發展議程產生巨大影響。世界人口增長速度已經減緩,但仍持續增長。地區、國家間人口增長不平衡與全球人口老化趨勢依然嚴峻。預計未來世界人口增長將集中於人口大國,國際移民對人口規模和分配變化的影響將日益凸顯。本報告提供完整的人口統計數據和指標,藉以評估全球、區域和國家的人口趨勢。

二、主要發現
(一)人口總量及特徵
1. 至2017年中期世界人口達到近76億。自2005年以來增加了10億人,其中50.4%是男性,49.6%是女性。全球人口中5歲以下占9%,15歲以下占26%,60歲以上占13%, 80歲以上占2%。
2. 世界人口每年約增長8,300萬人。在2030年將上升至86億、2050年達到98億,2100年將達到112億。人口的持續增長預計至少到2050年。
3. 人口增長與生育率變化高度相關。
4. 除了生育率、死亡率和移民水準的影響,年齡分佈也將影響區域人口增長。由於「人口慣性」,相對年輕的年齡分佈將促進人口增長的速度;而較年長的年齡分佈則導致較慢的增長速度甚至是人口的下降。本報告在預測中增加了一個新的「慣性」變數。

(二)生育率的重要性及其影響
1. 近年來,幾乎所有地區的生育率都有所下降,如在非洲總生育率從2000-2005年的5.1下降至2010 - 2015年的4.7;亞洲的生育水準從2.4下降至2.2。唯歐洲例外,總生育率從2000 - 2005年的1.4,增加到2010-2015年的1.6。
2. 47個低度開發國家擁有較高的生育水準,2010 - 2015年生育率為4.3,人口增長率為每年2.4%。2017年,低度開發國家的總人口約為10億,預計至2030年將增加33%,到2050年將達到19億。
3. 生育水準的下降不僅導致人口增長速度變慢,並且導致人口老化;在2017年,15歲以下的兒童人數是60歲以上人口的兩倍以上;到2050年,兩者人口數將相等,各約21億人。
4. 在歐洲,60歲以上者約占人口總數的25%,在2050年將達到35%。其他地區的老年人口也將在未來幾十年內顯著增長。非洲60歲以上人口將從2017年的5%至2050年上升至9%。
5. 60歲以上的人口與2017年相比,到2050年預計將增加一倍,到2100年將增加二倍。其間60歲以上的人口增長,亞洲占65%,非洲占14%,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為11%,其他地區為10%。
6. 所有國家的人口在可預見的未來會變得更高齡化,但在生育率仍然很高的地區,至少在短期內,人口將保持相對較年輕。例如在非洲,2017年有60%的人口在25歲以下。
7. 2017年至2050年,有51個國家或地區的人口將會減少。其中10個國家或地區,到2050年,人口將減少15%以上,如:保加利亞、克羅埃西亞、拉脫維亞等。
8. 2017 - 2050年,預計人口增長50%以上的10個國家,如:印度、奈及利亞、剛果等。
9. 高生育率水準國家的生育率持續下降。例如,原生育能力較高(生育率5以上)的國家,從2000 - 2005年的41個減少到2010 - 2015年的22個。
10. 越來越多的國家生育率低於替代水準。在2010-2015年期間,有83個國家的生育率低於替代水準。中國、美國、巴西是生育率最低的3個國家。
11. 根據中期變化預測,全球總體生育率預計將從2010 - 2015年的2.5降低到2045 - 2050年的2.2,而在2095-2100年則達到2.0。全球生育水準預計將在2095-2100年之前收斂至替代水準或更低。
12. 在大多數國家,青少年生育可能對健康和社會造成不利影響。然而,高青春期生育率仍然是某些地區的問題。2010-2015年的青少年出生率(每千人中15-19歲的生育人數)在非洲最高,每1000名婦女中有99人。

(三)平均餘命
1. 平均餘命將大幅提高。全球平均餘命從2000年至2005年的男子65歲,女性69歲;在2010 - 2015年的男性69歲,女性達73歲。但國家之間的巨大差距依然存在。兩性平均餘命為82歲或以上的國家或地區,如:澳洲、香港、冰島等;平均餘命低於55歲的國家,如:中非共和國、查德、象牙海岸等。全球兩性平均餘命預計將從2010 - 2015年的71歲上升至2045 - 2050年的77歲,最終在2095-2100年達到83歲。
2. 近年來,低度開發國家的人口壽命大幅增加,但是2010 - 2015年,平均餘命為70歲仍落後於其他國家,到2050年差異將大幅減少。

(四)5歲以下兒童死亡率
5歲以下兒童死亡率是發展和兒童福祉的重要指標。近年來,降低5歲以下兒童死亡率的進展迅速。在2000 - 2005年至2010年至2015年期間,全球有40個國家,五歲以下兒童死亡率下降了20%,89個國家的五歲以下兒童死亡率下降了30%以上,其中10個國家下降了50%以上。

(五)愛滋病、戰爭對人口的影響
1. 愛滋病仍是一個重大的公共衛生問題,在愛滋病毒感染率高的國家,發病率、死亡率對人口增長方面的影響仍然很明顯。
2. 東歐國家的平均餘命遠落後於西歐的水準,約70歲或71歲;摩爾多瓦、俄羅斯和烏克蘭在歐洲的平均餘命最低。
3. 自1990年以來,有61個國家連續五年平均餘命至少有一次下降。這些包括受愛滋病影響的國家、衝突中的國家以及在蘇聯解體之後死亡率上升的國家。但與前五年相比,平均餘命縮減的國家數量急劇減少,從1990年至1995年的39個,到2000-2005年的15個,2010-2015年只有2個。

(六)國際移民
1. 移民在區域之間遷徙,往往從中、低收入國家向高收入國家大量流動。整體來說,在1950-2015年,歐洲、北美洲和大洋洲地區是國際移民的淨接收地,而非洲、亞洲及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則是淨輸出地,淨移民數量隨著時間推移普遍增加。直到2010年,世界各地淨移民總量一直穩步增長。在2000-2010年,歐洲、北美洲和大洋洲的淨流入量達到每年310萬。到2010-2015年,流入量有所收縮,尤其是歐洲;而亞洲及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的淨流出量也相應下降。
2. 區域內的移民流動也至關重要。位於非洲、亞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的一些中、高收入國家多年來吸引了大批移民。未來,國際間的經濟和人口不平衡現象仍是國際遷移的主要驅動因素。在2015-2050年,國際移民的最高接收國預計將是美國、德國、加拿大、英國、澳洲和俄羅斯。預計每年有超過10萬移民的淨輸出國主要為印度、孟加拉和中國。
3. 在2005-2010年,高收入國家的移民淨流入量達到峰值,2010-2015年呈下降趨勢。在2010-2015年,每年淨流入量超過10萬的高收入國家包括美國、德國、沙烏地阿拉伯、加拿大、英國等。2010-2015年,在中高收入國家中,年均移民淨流入量超10萬的主要包括俄羅斯、南非和馬來西亞,此統計不包括難民大量湧入的國家。2010-2015年,每年移民淨流出量超過10萬的國家主要有印度、孟加拉、中國、巴基斯坦、菲律賓和西班牙,這不包括出現難民危機的國家。
4. 敘利亞難民危機近年來對國際遷徙的程度和格局產生重大影響。2010-2015年敘利亞共和國的淨流出量估計為420萬。這些難民中的大多數遷徙至敘利亞鄰國,移民大量湧入土耳其(五年內淨流入160萬),黎巴嫩(125萬)和約旦(97.5萬人)。
5. 在生育率已經低於替代水平的國家或地區,預計人口將下降,除非因出生人數過多而導致死亡人數超過出生人數造成的損失將由於淨移民的積極性而受到抵制。然而,目前國際遷徙將無法充分補償與低生育率相關的預期人口損失,特別是在歐洲地區。
摘要撰稿 黃惠泠
語文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