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入
懇請您立即點擊填寫「2017年科技發展觀測平台與電子報滿意度調查」。我們期待提高問卷回收率,請繼續給我們支持與鼓勵,感謝您!
議題資料
Employment and Social Developments in Europe: Annual Review 2017
歐洲就業與社會發展:2017年度回顧
出版年 2017/09
出版機構 European Commission
ISBN 978-92-79-68092-2
DOI 10.2767/144714
連結網址 https://publications.europa.eu/en/publication-detail/-/publication/8d90add9-9e79-11e7-b92d-01aa75ed71a1/language-en/format-PDF
摘要 本篇報告為歐洲就業與社會發展(Employment and Social Developments in Europe, ESDE)第七版年度回顧報告,詳細分析了歐盟與其會員國重要的就業與社會議題,及歐盟2020年欲達成的就業與社會目標。此篇報告主題專注在歐洲世代的平衡與穩固。

隨著勞動市場結構的改變,許多客觀的條件開始有所改變。例如:科技進步對世界工作環境的影響,對於現今歐洲年輕世代的未來發展相較於老一代更具有劣勢。若不加以改善,將使社會凝聚力不若以往,且對對於經濟體系的改革支持也會逐漸受到破壞。在此同時,劇烈的人口變化使老年人口上升,工作人口則逐漸減少。這對未來經濟的成長與持續及不同世代間資源分配有重大的影響。以下將分為五段進行說明:

一、主要就業與社會發展
在2016年及2017年,歐盟的經濟儘管面臨內部與外在的挑戰,但仍有會持續良好的表現。實質國內生產毛額是在成長的(歐盟1.9%、歐洲地區1.8%),工作機會增多且失業率下降。經過四年的時間,從經濟危機開始後到現在開始漸漸有復甦的情況,經濟成長也漸趨穩定。2017年第一季,歐盟有23億4千2百萬的就業人口。這波就業的擴張與適當的國內生產毛額的成長,使2016年每人生產力上升0.6%,員工名目薪資也有小幅度上升。

2016年歐盟勞動市場參與率持續增加,符合長期觀察的趨勢。在2015年,由於年長工作者延後退休及女性勞動參與增加,歐盟的勞動市場參與率達到最高,甚至超越美國。75%的勞動參與率仍有達成歐洲2020計畫目標的機會。同時,危機與復甦改變歐盟的就業結構,影響服務業及增加兼職性工作機會。因此在整體發展上,就業率有在改善,對於社會的穩定也有其正面的幫助。

二、世代平衡與穩固:現今與過去面臨的挑戰
數十年的經濟成長為歐盟生活水平帶來穩定的改善,然而,對現代年輕人及其子女而言,生活水平可能比老一代的人更糟糕。這項隱憂來自於長期的經濟趨勢及科技的改變可能會帶來雙重的危機與挑戰。

自2000年以來,與年齡相關的社會機制支出有漸增的趨勢。老年退休金及健康照護成為社會支出逐漸擴大的項目,相對家庭或失業給付等,這些福利與幫助對年輕族群來說有減少的趨勢。即使生在多代同堂的年輕成人或幼童可間接享受到老年退休金的福利,但這也是造成世代不平衡的原因之一。面臨高齡化的歐盟有以下三點可以面對全世代福利的新挑戰:
(一)幫助更多潛在工作者就業並延長工作壽命。
(二)增加移民數量提高生產力幫助人口成長。
(三)持續投資人民生產力。
若是能在這三點上改善,對於平衡現今世代的生活條件會有其助益,並還能對高齡者使其擁有具有保障的生活。

三、工作壽命:各世代繁榮的基礎
要能促使人們在勞動市場上活躍,發揮其技術並最大化其潛力,並非只是針對工作年齡人口,而是全世代的人都應給予關注。來自工作年齡人口的收益是持續的社會保護機制、照護及教育系統。當這些系統能夠建構完善,對老年人口與幼年人口就能帶來好處,並且促進社會流動及世代穩固性。然而,現今勞動市場有了明顯的時代分割。年輕世代面臨了勞動市場結構的改變,如:非典型就業、經濟危機留下的後遺症,讓現在的年輕人在工作上,不管是工作條件或是工齡與過往都有明顯的不同。過去數十年的年輕就業人口(25-39歲)有停滯的現象,主要工作人口(40-64歲)及年長工作者則面臨快速上升的就業率。畢業後找工作變得困難,年輕世代面臨的失業問題相對老一代的人來的劇烈。

大材小用,意旨聘用擁有超過工作所需的技術與學歷的人,顯示出未有效的分配人力。此現象在年輕世代的工作者較其他年齡層工作者明顯。歐盟勞動市場工作保障機制在過去二十年有減少的現象,特別是非標準契約則是增加的。在年輕就業人口中,最常見的非標準化工作為以下三種:長期兼職、短期全職、短期兼職。在主要就業及年長就業人口中以短期兼職工作最為常見。雖然年輕人口整體就業率維持穩固,但兼職工作人口的上升意味著年輕全職工作者尚未回到危機前的水平。

四、保障未來退休後生活水平
退休金是65歲(含以上)人口主要的收入來源。公共社會支出在退休金與其他項目上開銷改變對主要老年人口有益。然而,貧窮老年人口,尤其是老年女性的風險仍持續對成員國造成影響。在歐盟28國,75歲以上女性人口生活水平是相當低。因此要如何讓退休生活後的生活維持在一定程度之上,這對於歐洲各國將會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挑戰。

即使整體老年人口情況是良好的,但仍面臨一些挑戰。
(一)結構的改變會增加歐盟各國的扶養比。少數貢獻者會貢獻給退休金制度,而更多的受益者會更加依賴,加深了世代平衡與維持這項問題的重要性。
(二)年輕世代因科技進步而獲益,但最初勞動市場面臨的困難導致工作密度低、不確定性高的工作,都對其未來退休金權利帶來嚴重的影響。

年輕世代及未來的世代可能面臨人口改變帶來的雙重負擔。一方面,他們可能面臨貢獻給社會保護機制的部分提高,勞力成本上升造成實質工資減少,就業機會隨之下降。另一方面,他們可能面臨退休金降低的窘境。如何讓現在年輕世代在工作上與未來退休間取得平衡,並在社會制度下能夠讓貢獻者能夠持續維持工作效率,透過制度的完善與調整才得以達到社會的均等。

因此在過去20年間,歐盟持續改革關於工作條件上的制度與法令,即使面臨上升的人口依賴,仍致力維持退休金支出水平,避免高於國內生產毛額。這些改革不僅減少退休金權利,也限制了超過65歲人口的分布。進一步計畫延長法定退休年齡也對未來受益者產生影響。以下所提出的模型顯示對老年人口極大經濟環境的三個長期影響:
1. 連結指數化與預期壽命。
2. 投資老年人口,支持勞動市場集成。
3. 針對老年工作者及聘用的企業實行目標減稅。

五、透過社會對話加速世代平衡
員工與雇主代表能夠為世代平衡與穩固帶來貢獻,找到各世代員工與雇主之間的利益平衡點。歐洲社會權力支柱(European Pillar of Social Rights)強調社會夥伴的中心角色與社會對話,這能夠有效管理兩者間的關係並帶來社會與經濟的改革。為達成目標,強而有力的貿易工會代表及企業組織應致力於建立共識的對話,為公共權力帶來有力的支持。

在多數國家中,受益者組成實質的貿易工會,年輕工會成員占少數。年輕工作者較少透過集體談判來建立工作型態。這反應出了合成效應(composition effect),也就是說年輕人與前年長者對於想要工作的部門與企業有所差異。年輕世代較傾向於透過員工與企業代表解決問題,這樣的方式明顯就與年長者的做法有所不同。

本篇報告透過不同角度深度分析世代平衡這項議題。現在年輕世代的工作人口經濟狀況相較於老一代人口改善許多,但近期的發展反應出危機的衝擊,復甦的工作依然持續進行中。同時,年輕世代在勞動市場上遇到的困境,可能對其父母、家庭、財富累積與獲得退休金的權利都有重大影響。若是這些情況一直持續下去,很可能會形成循環效應(cyclical effects),或是科技進步與新技術需求等結構性的改變。顯著的勞動市場世代分割出現,意味著世代不平衡的壓力正在生成。提供適當的制度給正在改變的勞動市場,確保社會保護機制仍符合目標皆是需面臨的新挑戰。

再者,人口老化的現象使要以年輕世代做為就業力與生產力來支撐經濟成長的問題受到重視,除了年輕工作者能從科技改變的過程中獲利之外,更重要的是,在面對人口老化的問題,多數會員國要能確保以做好退休金制度持續的進展,維持世代平衡。歐洲各成員工接下來仍需做更多的努力,達到世代平衡,為年輕世代帶來正面的效益,替他們引導出一條道路,使其在勞動市場面臨挑戰時、以及因受益者逐漸增加而帶來的龐大壓力,各國更需要透過良好的政策與規劃來幫助所有的就業人口來面對這些外在環境條件的變動。這也強調了社會福利模型能夠持續給予人民在人生道路上支持的重要性。
摘要撰稿 陳律睿
語文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