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入
懇請您立即點擊填寫「2017年科技發展觀測平台與電子報滿意度調查」。我們期待提高問卷回收率,請繼續給我們支持與鼓勵,感謝您!
議題資料
Global Economic Prospects: A Fragile Recovery
全球經濟展望:脆弱的復甦
出版年 2017/06
出版機構 World Bank Group
連結網址 https://openknowledge.worldbank.org/bitstream/handle/10986/26800/9781464810244.pdf
摘要 一、全球經濟現勢與預測
全球生產與貿易正逐漸好轉,國際金融情勢亦逐步改善。全球經濟成長逐漸鞏固之際,除了提升人們的信心,在兩年的衰退後產業活動的復甦,更使國際貿易漸入佳境。隨著商品出口障礙下降,商品進口持續穩定,相對於2016年經濟危機後僅有2.4%的成長,全球經濟成長預計在2017年成長至2.7%,並於2018年至2019年成長至2.9%。至於在新興市場與發展中經濟體(emerging market and developing economies, EMDEs),經濟成長在2017年可望恢復至4.1%,在2018年至2019年達到平均4.6%。

然而全球前景所面臨的風險卻依然不樂觀,這些風險包含貿易保護主義(trade protectionism)漸增、經濟政策不確定性升高、金融市場可能受干擾,以及長期潛在成長不振等。因此,新興市場與發展中經濟體的政策優先目標即為重建貨幣與財政體系,長期而言,結構性政策不僅可促進投資和貿易,對於刺激生產力與潛在成長亦至關重要。

先進經濟體在2017年將更加活躍,一如先前的預測,美國、歐元區與日本情勢看漲,反映國內需求與出口增強。先進經濟體的投資強健,但私人消費成長卻趨緩。實際成長超越了潛在成長,通貨膨脹加劇和產出差距縮小使得貨幣政策較不寬鬆。根據於已立法的財政與貿易政策,經濟的進階成長在2017年預計增長至1.9%。

總體而言,全球貿易的復甦與投資情勢看漲吻合,比起總需求的其他要素更著重於進口。即便如此,貿易自由化(trade liberalization)趨緩、價值鏈整合(value chain integration)與政策不確定性種種因素使貿易前景蒙上陰影。

全球金融現況由於市場期望增加而改善,雖然政策的不確定性並未消減,但是金融市場的波動卻不大,反映了投資者的風險偏好(risk appetite)以及某種程度上的市場信心(market complacency)。新的風險偏好不僅支持了新興市場與發展中經濟體的金融市場,還縮小了公司債券(corporate bond)的全球擴張。在2017年前半年,新興市場與發展中經濟體的資本流入比起2016年末的疲弱而言相當強勁。但是逐漸緊縮的國際金融情勢可能為資本流入帶來負面影響,導致商品價格持續上漲。綜上所述,新興市場與發展中經濟體須進行結構性的改革以改善長期成長前景,使經濟多元化並且發展國內與國外市場,另外,亦須修正政策改善商業景氣,支持人力資源以及實體資源的投資,強化自身與區域和全球貿易的整合。

二、區域展望
(一)東亞與太平洋地區
根據先前的預測,東亞與太平洋地區估計可在2017年成長到6.2%,並在2018年至2019年約成長平均6.1%。中國的成長趨緩抵銷了此區其他經濟體的微幅增長,而此增加主要由泰國的商品出口復甦所引發。除了中國以外的商品進口國預計在未來持續穩定發展,而較強的出口將抵銷政策限制國內需求的負面效應。下方風險(downside risks)大部分是外部的,包括政策不確定性升高、主要先進經濟體中保護主義加劇,以及國際金融情勢突然緊縮等風險。儘管中國成長驟降這項風險不太可能發生,但倘若真的發生將對東亞及太平洋地區帶來巨大的負面影響。

(二)歐洲與中亞地區
歐洲與中亞地區自2016年末起的區域成長一路持續到2017年,無論是出口商或是進口商都明顯復甦,該地區主要得益於油價上升、全球金融穩定、歐元區的穩健成長以及政策的支持。由於俄羅斯與其他出口企業更加活躍,土耳其的經濟成長恢復,預估2017年的成長達2.5%,2018年至2019年為2.8%。主要的下方風險包含石油與商品價格下跌、政策不確定性、地緣政治風險、還有國際金融市場受干擾。此外,國內銀行系統的缺陷是該地區的弱點,可能會放大內部和外部衝擊的影響力。

(三)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區
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區經濟在2017年相對穩定,但復甦程度卻不平均。隨著私人消費鞏固,巴西和其他出口商動力增加,2017年的經濟成長率預計為0.8%,2018年則預計增長至2.1%。另一方面,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區國內政治與政策的隱憂,以及美國政治變遷的不確定性以及潛在的金融市場影響可能妨害外部投資的挹注。

(四)中東與北非地區
中東與北非地區的成長從2016年的3.2%跌至2017年的2.1%,但預計在2019年回升至3.1%。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主導的石油生產對於石油的進出口帶來了非預期的影響,再者,該地區的主要風險為:地緣政治緊張與衝突升溫、石油出口的價格並不如預期,還有阻礙核心結構改革實施的挑戰。

(五)南亞地區
南亞地區的成長依然強健,預計在2017年的成長達6.8%,2018年到2019年平均達7.2%,另外除了某些跨國的差距之外,屏除印度,總體而言南亞地區的平均成長在2017年至2019年預估為5.8%。國內需求穩定、出口走強、強力的直接外資流入皆為本地區的優勢。國內風險涵蓋了大選引發的政策不穩定、改革受阻;外部風險則有國際金融波動增加、地緣政治情勢緊張等。

(六)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經濟成長預計從2016年的1.3%大幅回升至2017年的2.6%,並在2018年持續走強。這種現象反映全球商品價格復甦以及國內狀況改善,而該地區最大的石油輸出國——安哥拉和奈及利亞在此復甦過程中貢獻最多。然而,投資並不會快速恢復而是漸漸恢復,主因在於石油出口國的外匯流動性(foreign exchange liquidity)狀況不佳以及投資者對南非信心仍低。

財政整頓(Fiscal consolidation)措施會減緩金屬出口者的復甦速度,非資源密集國家(non-resource-intensive countries)的經濟成長仍被相當看好。外部下方風險有比意料中更嚴峻的全球金融情勢,商品價格持續不振以及保護主義的威脅;主要的國內風險為缺乏維繫總體經濟穩定性與維持經濟成長的改革。
摘要撰稿 林晏平
語文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