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入
懇請您立即點擊填寫「2017年科技發展觀測平台與電子報滿意度調查」。我們期待提高問卷回收率,請繼續給我們支持與鼓勵,感謝您!
議題資料
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7: Investment and the Digital Economy
2017年世界投資報告:投資與數位經濟
出版年 2017/06
出版機構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 (UNCTAD)
連結網址 http://unctad.org/en/PublicationsLibrary/wir2017_en.pdf
摘要 本報告共分四個章節,包括「全球投資前景和趨勢」、「區域趨勢」、「近期政策發展和主要問題」及「投資與數位經濟」。各章節包含之重要訊息整理如下:

一、全球投資前景
(一)全球投資的狀況正在緩慢復甦,2017年預計為審慎樂觀的一年,各主要地區預期其經濟成長狀況較好,貿易恢復成長,企業利潤回升,支持外人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小幅成長。估計2017年全球投資流量達1.8兆美金,到2018年預計達1.85兆美金,但皆低於2007年達到的高峰。政策的不確定性和地緣政治風險可能阻礙經濟復甦,稅收政策的變化可能會對跨境投資產生重大的影響。
(二)除了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外,大多數地區的外人直接投資前景都略為樂觀,預計發展中經濟體將會成長10%左右,其中亞洲發展中國家將大幅成長。主要經濟體前景改善可能會提振投資者的信心,預計對非洲的FDI也會增加,伴隨緩漲的原油價格及促進區的推動。反觀加勒比海地區和拉丁美洲,FDI前景不佳,總體經濟與政策前景不明朗。轉型經濟體在2016年觸底後將進一步復甦,已開發經濟體則是維持穩定發展。

二、區域投資趨勢
(一)在經歷2015年的強勢躍升之後,全球FDI在2016年頓失動力,成長停滯,顯示出經濟復甦之路仍然崎嶇。由於經濟成長疲弱加上顯著的政策風險,就如跨國企業認定的經濟局勢一樣,使得FDI下降2%至1.75兆美元。發展中經濟體弱化情形更為嚴重,下降14%至6,460億美元。FDI仍是發展中經濟體的主要外部資金來源,但所有發展中地區該資金皆有所下降
1. 流入亞洲的FDI資金在2016年萎縮15%,降至4,430億美元。是五年來影響範圍相對廣泛的一年,大多數亞洲地區(除了南亞)都出現兩位數的下降。
2. 流入非洲的FDI投資持續下滑,達590億美元,較2015年下降3%,主要的原因為商品價格低迷。
3. 由於持續的經濟衰退、商品價格低迷和出口壓力,流入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的FDI資金下降趨勢增快,下降14%,減至1,420億美元。
4. FDI在結構性弱勢的經濟體表現依然脆弱,最不發達國家的FDI投資下降了13%,降至380億美元。相同地,小島型發展中國家下降了6%,降至35億美元。內陸發展中國家的FDI為240億美元。
(二)已開發經濟體在去年顯著成長後,FDI增加了5%,達1兆美元。FDI在歐洲投資下降程度超過北美及其他已發展經濟體增長的程度。已發展經濟體占全球FDI資金流成長至59%。FDI在轉型經濟體的投資則是呈倍數成長,反映了大規模私有交易和對採礦探勘活動投資的增加。
(三)主要的經濟集團像是G20與APEC,對全球的FDI趨勢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四)來自已開發國家的FDI仍然疲軟,主要是由於歐洲跨國公司的投資下滑,來自北美的FDI則保持平穩,來自亞太地區的發達國家FDI達到自2008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五)國際生產成長趨緩導致全球貿易擴張乏力。
(六)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在國有跨國公司的新數據顯示跨國公司在全球經濟中的作用日益增強。

三、投資政策趨勢
(一)投資政策的制定越來越複雜、越來越分歧且不確定性越來越大。永續發展的考量使得投資政策的制定更具挑戰和多面性。政策制定分歧反映出社會和政府對全球化影響作出反應的方法具備多樣性,牽連了更多的政府干預,也降低了投資者對投資政策的可預測性。若是根據有可信度的投資規則,並具備廣泛的國際支持,且將目標放在實現永續性和包容性,有助於減少不確定性,提高投資的穩定性。
(二)2016年採行的大部分投資政策措施將重點放在投資的促進、便利和自由。大約58個國家和經濟體,至少採取了124項投資政策措施,外國投資者進入各式企業的條件開放,許多國家簡化了登記程序,激勵新投資發生。
(三)許多國家透過具體投資法來管理跨境投資,處理像是國際投資協定等法律問題,至少有108個國家有類似法規。
(四)國際投資協定在更複雜的情況下範疇變廣,2016年,簽訂37個新國際投資協議,年底條約總數達3,324條(2017年又新增4條),同時,至少有19個國際投資協議終止生效。這些都可以看出政府對國際投資政策的參與及投入調整。
(五)投資者-國家爭端解決(ISDS)案件的比例仍有增無減,2016年新發案件62件,已知案件總數達767件,截至2016年底,投訴人勝訴案件達60%。
(六)G20國家通過「全球投資政策制定指導原則」,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的永續發展投資政策架構,G20原則為首次就已發展、發展中和轉型經濟體等不同群體投資問題的多邊共識。
(七)國際投資協議取得重大進展。為了鞏固國際投資協議第一階段改革,大多數新條約遵循了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策略圖(WIR16),其中規定了五大領域:在提供保護的同時維護監管權、改革投資爭議解決機制、推動並促進投資、確保責任投資、加強系統一致性。
(八)是時候進入國際投資協定第二階段的改革:將舊有條約現代化。現有條約有2,500多項(占有效條約的95%)是在2010年前完成,許多存在著前後條文矛盾的問題,造成條約關係的重疊和分裂,應開始著手改革更新。
(九)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呈現並分析以下第二階段改革的10個政策選項利與弊,各國根據政策優先順序,適應並採用這些方案。
1. 共同解釋條約;
2. 修改條約;
3. 取代過時條約;
4. 鞏固國際投資協議網絡;
5. 管理並存條約之關係;
6. 參考全球標準;
7. 多邊合作;
8. 捨棄未經批准之舊有條約;
9. 終止現有舊條約;
10. 退出多邊條約。
(十)在特定情況下的國家需要詳細和據實的成本效益分析,從10個政策中採用正確的政策,並防止過度改革。
(十一)全面體制改革將受益於多邊支持,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CTAD)透過研究與政策分析、技術支援和政府間共識的建立,發揮關鍵作用。
(十二)資本市場相關政策和設計用來促進永續企業投資及達成永續發展目標的工具正在快速成長。

四、投資與數位經濟
(一)數位經濟是成長和發展的關鍵驅動力,可以提升各行業的競爭力,為企業和創業活動提供新的契機,為進入海外市場和參與全球電子價值鏈創造新的途徑。
(二)數位經濟對投資有重要的影響,投資對數位經濟至關重要。數位技術的應用可能改變跨國公司的國際業務和國外子公司對總公司的影響。
(三)資訊與通訊技術(ICT)跨國公司在國際生產中的地位在過去五年大幅成長。
(四)數位跨國公司在海外的銷售額占70%,其資產僅40%來自境外。
(五)在所有行業的全球供應鏈中,數位技術的應用對國際生產產生深遠的影響。
(六)投資的規則、推動和促進投資的政策與制度,應該考慮跨國公司演變中的跨國經營模式。
(七)由於數位經濟潛在的發展利益,大多數國家正積極尋求數位契機。
(八)許多數位化的發展策略無法處理投資問題或是僅在一般層面上討論投資需求。數位發展策略中,不到25%的基礎設施投資包含需求的細節,基礎設施外的投資更是少於5%包含投資需求細節。
(九)一個全面的數位發展策略應該包含投資數位基礎設施、數位公司及各企業數位化的採用。
(十)促進在地數位內容與服務的投資對加快數位化發展是相當重要的。這意味著要為數位公司創建和維持有利的監管架構及積極的支持措施。其中可能包括技術或創新中心孵化器、建設或改善電子政務服務、支持風險投資和其他創新融資方式。
(十一)促進所有企業對資訊通訊技術的投資、企業連結和全球價值鏈的參與,應該成為數位發展策略的重要組成部分。
(十二)在促進數位發展投資的同時,政策制定者須要解決公眾問題。也就是要求在資料安全、隱私、智慧財產保護、消費者保護和文化價值保護等方面,實行最新的法規。制定政策來減輕數位轉型可能對社會或經濟帶來的影響,政府須找到兼顧考量公眾的擔憂和私人投資者利益的權宜之計。
(十三)投資決策者應該在制定數位發展策略時採取更加積極主動的態度,不僅要為自身政策領域的重大變革做好準備,還要為數位產業政策的制定和實施做出重要貢獻。數位化發展應納入投資政策,投資政策應納入數位發展策略。
摘要撰稿 陳美均
語文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