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入
懇請您立即點擊填寫「2017年科技發展觀測平台與電子報滿意度調查」。我們期待提高問卷回收率,請繼續給我們支持與鼓勵,感謝您!
議題資料
OECD Economic Surveys: Switzerland 2017
OECD經濟調查:2017年瑞士
出版年 2017/11
出版機構 OECD
ISBN 9789264283039 (PDF)
連結網址 http://www.oecd-ilibrary.org/economics/oecd-economic-surveys-switzerland-2017_eco_surveys-che-2017-en
摘要 一、經濟成長緩慢
瑞士持續提供其國民優異的生活水準,從2015年的匯率升值可見瑞士的經濟復原力良好。儘管如此,這樣的成長尚沒有餘力兼顧人均所得(income per capita)之提升。採行非傳統的貨幣政策使得通貨膨脹回到安全值,但卻同時帶來其他風險。經常帳順差(current account surplus)仍大。此外,瑞士健全的財政政策以及聯邦財政法規有助於降低公共負債(public indebtedness),然而這同時代表瑞士政府的開支優先項目須由其他領域供資。因此,確保年金體系的永續性以及執行有效的政策來延續健全的勞動壽命便成了當務之急。

二、加速生產力成長以提升收入
瑞士勞動生產力之成長自從1990年代晚期開始下降,並在過去十年位於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平均值的三分之一。瑞士研發與創新水準世界頂尖但是必須在企業和政府部門間取得更廣泛的發展。透過鼓勵富含創新力的新創企業進入市場能夠扭轉現今先驅企業以及其他企業間的差距。促進競爭、增進服務與投資貿易、減少行政流程障礙不僅能刺激創新新創企業的誕生還能使國家整體生產力復甦。高等教育機構藉由育成中心(incubators)制度扮演著促進創業的關鍵角色。再者,瑞士國內的女性和移民尚未完全發揮其生產潛能,因此瑞士應充分利用女性與移民的力量提升國家的勞動生產力。

三、技術人才的需求強烈
瑞士的教育與訓練體制廣受好評,也連帶貢獻了國家的高就業率,如今技術人才的需求走強而且未來也將持續這個態勢,再加上數位化(digitalisation)與移民減少之風險等變遷皆會使瑞士的教育與訓練體制備受挑戰。教育程度達大專院校以上的人才的供給應更廣、終身學習(lifelong-learning)的機會應拓及勞動力範疇以外的人口群,或是教育程度不佳的勞工。學校體制的限制已逐漸降低,然而社經背景弱勢群體的機會仍舊受限。

四、鞏固生活水準的擴張並且維繫目前之高生活水準
貨幣政策乃支持生產力成長以及維繫物價穩定性的核心。瑞士未來的貨幣寬鬆措施(monetary accommodation)施展空間有限,金融穩定的風險漸增,但整體財政狀況尚稱穩定。經由統籌和協調聯邦層級與區域層級部門的程序能避免預算未用盡(budget underspending)的持續現象。消減農業補助並且追求政府支出的效率可鬆綁有助於提升生產力成長與經濟包容性(inclusiveness)措施的經費。
另一方面,房價成長已漸趨緩但是不平衡的狀況依然存在。瑞士部分銀行體系高度暴露在房產議題中,而各州政府對公家銀行的保證不僅是財政風險更破壞了競爭關係,換句話說,銀行貸款標準可能降低。因此,消除州政府對公家銀行的保證、考量可負擔程度建構抵押貸款上限(mortgage lending limits)的正式規範,並且賦予規範條文背後「不遵守就須解釋」(comply-or-explain) 的原則,可給予個案所需的靈活度,讓其可以自行在貸款情況中選擇最適當的平衡。
人口老化議題相關的支出(ageing-related spending)意味著排擠其他領域開支的財政障礙,勞工不可避免地面臨退休收入(retirement incomes)以及勞動壽命(working lives)的不確定性。家戶對未來不確定性的防範性儲蓄與龐大購屋支出的需求可能導致經常帳順差的產生。
為因應此問題,可以將退休年齡設定在65歲、加強財務誘因拉長勞工在退休前工作的年數、推展延長健全勞動生涯的計畫,包含預防性質的健康計畫(preventative health programmes)等。另外,推廣終身學習與訓練、職涯規劃與量身打造的就業協助來加強勞工對改變的復原力。

五、刺激生產力追求長期成長
政府介入能源、通訊、交通運輸(energy, telecommunications and transport)等部門雖然重要但卻也導致市場競爭消失,許多產業的市場都難以介入,因此必須增加產業私有率、排除進入市場的障礙,像是對於能源、通訊及交通運輸部門競爭者數量的限制。
除此之外,針對服務貿易與農業進口的限制亦多,尤其是人員移動方面的限制,新的自由貿易協定(free-trade agreements)為市場規模的拓展開闢了一條路,藉此達成規模經濟(scale economies)連帶提升生產力。瑞士應放寬商品與服務的限制,特別是高度保護的農業產品,並且完成目前與亞洲國家還有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正在進行的自由貿易協定協商。
由於行政障礙重重的緣故致使瑞士的青年創業率較低,破碎的服務輸送導致政府支持成效不彰。有鑑於此,可設立虛擬的一站式(one-stop shop)行政服務,輔以州立的實體服務點改善輔導服務以及公共融資計劃服務的輸送。
在人力資源層面,女性往往難以完全發揮其潛能,因為養育孩子的責任通常落到母親身上,而稅制又不鼓勵家戶中出現第二位養家者,此現象將使得人力資源的儲備惡化。瑞士政府應讓兒童照護服務更易取得,將所得稅轉往以個人為單位而非以家戶所得為課稅單位。鼓勵非歐盟國家的高技術移民遷入滿足勞動市場的需求空缺也是方法之一。

六、確保技能訓練與終身學習的動態系統
再者,瑞士需要大專院校以上學歷的職業數量正在成長,同時高技能產業部門的空缺率極高。在中學教育以後將學生分流為技職(vocational)教育管道與一般教育管道削弱了瑞士的代間流動性(intergenerational mobility)。
蒐集更多有關技能訓練的詳細資料以促進教育體系對於勞動市場需求變遷的回應與調整能力。透過增加技職教育的學術成分,或是加強一般教育的技術和職業元素來暢通技職教育與一般教育兩個管道之間的流動性。
整體而言,技職體系主要仰賴學徒制度(apprenticeship),但大部分小型企業卻沒有參與,也就是說,技職體系理應對勞動市場狀況的變遷反應快速,但是學校和業界脫節讓瑞士無法更即時的反應與調整。因此鼓勵小型企業參與學徒制度,讓企業與訓練機構共享場地,強化技職教育、訓練系統以及資方組織之間的連結可以減少企業對於發展學徒制度的成本和顧慮。目前瑞士針對教育和訓練的公共支出偏低,所以可利用補助鼓勵參與率低的群體多加參與持續的教育和訓練。

七、評估與建議
(一)總體而言,瑞士在經濟與社會福祉政策皆表現良好。
(二)瑞士在復原力方面仍面臨挑戰。
(三)瑞士應仔細評估巨大的經常帳順差。
(四)瑞士應維持物價與金融穩定性。
(五)瑞士應穩定短期與中期的財政優先項目。
(六)為了長期國家的成長並且提升生活水準刺激生產力。
(七)確保動態的技能訓練與終身學習。
(八)增進環境永續性。
摘要撰稿 林晏平
語文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