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入
懇請您立即點擊填寫「2017年科技發展觀測平台與電子報滿意度調查」。我們期待提高問卷回收率,請繼續給我們支持與鼓勵,感謝您!
議題資料
Advanced Manufacturing Capabilities: Working Paper on How Japan, South Korea, China and Singapore Manage R&D, Innovation and Digitalization in Industrial Production
先進製造能量:日本、南韓、中國、新加坡在工業生產方面之研究發展管理、創新與數位化之能力研究
作者(外文) Meysam Sadegh
作者服務機構 Teknikföretagen
出版年 2015/7
出版機構 Teknikföretagen
連結網址 http://www.teknikforetagen.se/globalassets/i-debatten/publikationer/fou/advanced-manufacturing-capabilities-asia.pdf
摘要 本文介紹東南亞地區四個國家:韓國、日本、新加坡及中國,在先進工業製造領域,如何推動研究、發展、創新和數位化,已開發國家部署策略於當地、區域和全球,來保持國家競爭力;並藉由政府、學術界和私營部門,透過區域刺激與夥伴關係來提升研究、發展、創新和數位化。
最近20年,歐洲工業生產之全球市場占比已下跌超過10%,近幾年已受到影響也出現大幅裁員的情況,如英國(-29%)、法國-(20%)、和德國(-8%)。在同一時期,新興市場則已分食兩倍的全球市場,占比達到40%。瑞典在歷史上有二十幾家優良傳統的全球性工業製造公司,提供優質工業產品、服務和系統給世界各地,並提供強大的貿易給歐盟和美國。然而,類似歐洲瑞典仍需進行研究、發展、創新和數位化,再度進行工業革命來恢復其影響力。
當亞洲一些新興經濟體經濟發展不斷進步,知識和技術轉移到亞洲,以及各種研究、發展、創新和數位化活動都持續推動,使亞洲成為先進製造業的一個強大地區。韓國和日本公司在先進製造活動發揮強大影響力,如:三星電子、現代、豐田、日立和索尼等。基本上而言,使用各種成分研究、發展、創新和數位化,帶動先進製造業的努力都是跨企業與跨區域合作進行,並橫跨各種企業、行業、政府部門及學術界之間。例如,因應從中國進口到美國高達30%的貨品,到2020年要在國內生產,2013年美國總統歐巴馬提出一項10億美元追加預算組成一個網絡,在美國各地建立多達15個製造業的創新協會,其中一個中心已經啟動,在俄亥俄州揚斯敦(Youngstown, Ohio)運作。顯然地,政府的動機是透過領導和資金輔助進行催化,推動先進製造能力即是建立競技場,在那裡整體經濟的各個層次、各個群體都能夠匯合、合作與溝通,創造有意義且可擴展的商業議題。
相關製造市場重整後,可照亮即將推出的案例,南韓、日本、新加坡和中國提出合作的各項議題,會加速各國先進的製造能力與願景。每一個部門廣泛描述各國的案例,先進製造的行動框架,包含已進行的部分和目前的成果。報告中說明這些案例,以及如何調查這個主題和方法,可進一步了解如何形成多邊研究、發展、創新和數位化之合作。
雖然一些研究說明,先進製造與公司利潤的投資之間沒有關聯性,但是也有許多其他研究持完全相反的觀點。不管怎樣,重要的是調查那些行業在經濟發展過程中是最少或最容易受到競爭的。一個國家的競爭優勢需建立各種不同的評估指標,如:勞動成本、每單位勞動力與生產力及任何類型國內市場生產製程的投資,有效的人才儲備及政府的支持,將可增加進入創新領域的能力與策略。
報告中詳述日本、韓國、新加坡和中國所進行之研究、發展、創新和數位化案例與認知。顯然地,在先進製造技術的應用上,日本和南韓遠超過中國和新加坡。日本和南韓在全球品牌之整體消費和商業客戶部門是技術領導者。日本在電子產品製造與汽車方面,是擁有精煉技術的發明者和全球領導者。南韓已能夠設計敏捷製造平台與流程,並組建強大的品牌接受日本技術的挑戰。
中國和新加坡卻仍然在學習,其中新加坡初期投資本土國家的DNA,給具有潛力的全球創新型的企業。此外,亦提供一些國際性的在職人員,相對更先進的製造設施,供應區域性部分組裝或全組裝的不同產品。新加坡結合低門檻障礙、易於成立公司和學術教育之強大基礎,能夠讓新加坡成為設計和發明先進製造能力的南亞明星。新加坡需要更多的時間來學習和成長,在這一特定領域,不僅引進國際投資者的製造資產,而且要藉由研究、發展、創新和數位化,建立自己先進製造資產的基礎。
中國已經成為各種勞動密集與低成本製造的接受者,而且也是最近數位化投資製造業快速上升的消費者。日本和南韓已能夠培養出本土化的創新基地,而新加坡則還在發展這樣的基礎。然而,中國雖已快速投入巨資於所需的技術,並積極模仿西方品牌。藉由研究、發展、創新和數位化,開發敏捷製程和系統。中國大學培養大約70萬位工程師,特別是中國北京膽大的高階領導人,藉由國家利益讓中國日益強大的力量,一起建構出整個工業製造的研究、發展、創新和數位化應用。
這四個國家已經提出政府主導的國家議題,在不久的將來如何優先進行先進製造。中國和日本分別透過2025中國製造及日本的安倍經濟學,提出其全球國家戰略。南韓和日本也與歐洲及美國的政府與企業,建立強而有力的合作關係。中國獨立尋求一個自治和國內的做法,走向自己的先進製造計畫。新加坡則注重現有製造基地的培育,藉由外部資產投資,來建立內部的大型基地。
摘要撰稿 蔡進聰
語文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