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入
懇請您立即點擊填寫「2017年科技發展觀測平台與電子報滿意度調查」。我們期待提高問卷回收率,請繼續給我們支持與鼓勵,感謝您!
焦點新聞
2018全球風險報告
.2018/01/26
摘要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 WEF) 2018全球風險報告認為,人類逐漸更能適應如何減緩單一的傳統風險,但較無法因應在互聯系統(如組織、經濟、社會與環境)的複雜風險,這些系統已釋出許多警訊,且更快速的改變正試驗著機構、社群與個人的吸收能力。當風險透過複雜的系統大量湧出,其產生的危險性並非損害的增加,而是失控性的崩塌(runaway collapse)或是驟然過渡到新且次優的狀態。下列將介紹2018年的全球風險與未來衝擊。

一、 2018年全球風險
近三年來的全球風險,不論是衝擊規模或發生的可能性,環境風險占前五大風險比例最高,主要為極端氣候與天然災害。
(一) 環境風險:在每年全球風險認知調查中,近年來對環境風險意識有顯著的提升,今年五個環境類風險的分數,皆高於以10年為基準的發生可能性與衝擊的平均值。可能因2017年颶風帶來嚴重損害與極端溫度,以及二氧化碳排放量不斷提高,不斷損害地球。生物多樣性日益大幅度減少,面臨緊張情勢的農業系統、空氣與海洋污染威脅不斷增加威脅者人類健康。國家的單邊主義(unilateralism)將使其不足以長期因應這些風險,需要多邊回應以因應氣候變遷與全球環境的惡化。
(二) 科技風險:主要為網路攻擊的風險與潛在破壞力持續增加,現今網路攻擊較5年前成長一倍,過去被視為是事故(incident),現在則越發常見,網路安全漏洞所造成的財務衝擊持續增加,2017年造成的最大損害與勒索軟體有關,約占惡意郵件的64%。如WannaCry使全球150個國家共計30萬台電腦受影響,並使NotPetya損失3億美元。另一網路攻擊趨勢將以重要基礎設施與策略產業為目標,在最嚴重的情境下,將能癱瘓社會運作系統。
(三) 經濟風險:全球經濟正面臨過去長期威脅與新興挑戰,過去威脅包含在全球景氣連續8年成長下,潛在不具永續性的資產價格風險;債務評估,特別是在中國;全球金融系統持續緊張。新興挑戰則包含,政府對於新事件危機處理能力有限;高度自動化與數位化而引發大規模的破壞;在民族與民粹(populist)主義氛圍下,將提高重商(mercantilist)與保護政策的壓力。
(四) 地緣政治(Geopolitics)風險:全球正邁向新且未定的地緣政治階段,地緣政治由以多邊合作基礎,轉移至以國家權力與合法性為核心議題,同時壓縮了小國的發展空間。目前全球主要國家皆對於政治規章或制度無明顯共識,將引發新風險與不確定性,如軍事緊張局勢加劇、經濟與商業中斷,並在不斷改變的全球環境與各國國內政治情勢之間進行回饋性的循環。

二、 未來衝擊
當全球更為複雜與更緊密連結,使其進入不穩定的回饋性循環、門檻效果與(Threshold Effect)與大規模中斷的情況,並使突發與大規模性的破壞,變得更可能發生,將列舉十項可能發生或正在發生的未來衝擊。
(一) 令人擔憂的糧食收穫(Grim Reaping):糧倉無法解決全球糧食供應自給率不足的威脅。全球環境緊張情勢持續增加,複雜的糧食系統在突發性衝擊下的脆弱性,如極端氣候與作物病害,可能導致重要糧食產地的產出銳減,而引發全球糧食短缺與價格上揚。這類系統崩壞的風險可能引發更廣泛的衝擊,如糧食多樣性減少、水資源競爭與地緣政治緊張局勢。
(二) 雜亂的網頁(A Tangled Web):人工智慧「雜草(weeds)」叢生,影響網路表現。當程式碼更倚賴既有原始碼,以提高程式運作系統的精密度,使得各種演算法遍地叢生,使得其呈現指數型成長的可能性提高。過多低等級演算法的人工智慧將影響網路效率,並損害難以計數的商業服務提供。
(三) 貿易死亡(The Death of Trade):雙邊貿易戰爭崛起與薄弱的多邊國際機構回應。全球化的政治承諾在金融危機之後,已逐漸式微,在貿易保護主義情緒日益加深下,貿易爭端可能會透過全球價值鏈的負面影響與報復性行動而快速蔓延。全球貿易系統崩壞將擾亂供應量與降低全球經濟活動,而引發產出減少、各地就業問題、建立新的不平等與產生更多挫折。
(四) 民主困境(Democracy Buckles):新一波的民粹主義正威脅許多成熟的民主國家制度。在經濟、文化與科技破壞下,使民主制度面臨許多困境,如黨派政治分配均勻的國家,若發現兩極化的政治立場將可贏者全拿,將使政治爭論變成分裂(secession)。
(五) 精確滅絕(Precision Extinction):人工智慧駕駛的無人船舶將大幅降低全球魚群資源量(fish stocks)。全球三分之一的漁獲消費來自非法捕撈,當人工智慧與無人船舶技術更普及,有助於非法漁撈的自動化發展,將對魚群資源量產生破壞性的衝擊,且魚群大量減少將使海洋生態系統嚴重崩壞。
(六) 落入深淵(Into the Abyss):一連串的經濟與金融危機壓制了政治和政策反應。國內與國際政治紛擾,以及經濟政策制定者已在全新的未知領域行動,若引發下一個金融危機,將導致政治與政策回應失靈與系統性崩壞,如同2007-2008年金融危機使各國與區域陷入發展停滯。
(七) 不平等的攝取(Inequality Ingested):認知能力提升與生物工程(Bioengineering)加劇貧富差距。雖然具強化人體功能的藥物仍處於早期開發階段,但科學發展可能呈現指數性的進步,當在一個長期的不平等世界中,許多人可能寧願冒著危害健康的風險,來維持生活或提高生活品質。若這類產品的效果顯著,將進一步加深貧富差距,並引起社會的不穩定性與衝突。且若未來陸續浮現許多未預期到的產品服用後果,可能導致大規模的公共健康危機。
(八) 無規則的戰爭(War without Rules):因為缺乏協議,對各國一連串的網路攻擊,將以難以預測的方式不斷升級。具攻擊性的網路能力發展速度快於因應事故的能力,而潛在的錯誤估計將可能引發一連串的報復行動,如國家關鍵基礎設施系統遭到網路攻擊,嚴重損害基礎服務並造成傷亡,而向對方採取報復行動的壓力將會攀升,並可能引發連鎖性的報復行動。
(九) 地緣政治特性(Identity Geopolitics):國家自行決定具爭議性的國界線,將引發區域衝突。國家認同(National Identity)與自我決定的勢力正快速成長,加以國際壓力,已導致暴力衝突與憲政不穩定性,如驅逐少數民族與宗教。
(十) Walled Off (築起高牆):監管、網路安全與保護主義考量,導致網路分裂。更多跨國性的網路攻擊可能是導致政府築起網路高牆的主因,雖然還有其他潛在因素,如經濟保護主義、管制分歧、審查與壓制。網路分裂可能導致技術網路功能中斷、交易與內容流通障礙、延緩技術發展步伐,以及因國際監管更加困難而更可能發生侵害人權事件。
延申閱讀
資料來源 World Economic Forum